首页 >  娱乐 > “让韦恩斯坦成为英雄”:反性骚扰运动3年的一次总结

“让韦恩斯坦成为英雄”:反性骚扰运动3年的一次总结

更新时间:2019-11-23 14:17:59  点击数:1398

瓦尔斯塔姆事件是反性骚扰运动中最重要的报道之一。《她说》一书讲述了案件背后的故事,并将邪恶视为一个系统的命题。

“你应该是故事中的英雄。不是坏人。这种说法完全可行。”

2016年12月,律师丽莎·布鲁姆给哈维·瓦尔斯塔姆发了一份备忘录。这份备忘录就像一份采访文件,一个接一个地详细描述了恢复名誉的每个步骤。布鲁姆在文件上签了名,礼貌地要求瓦尔斯塔姆支付定金。该文件还列出了一些公益项目,并建议瓦尔斯塔姆参与其中,这可能会减少性侵犯指控的影响(包括一项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提议,即在好莱坞建立瓦尔斯塔姆基金会,以解决性别平等问题)。该文件甚至建议布鲁姆对瓦尔斯塔姆进行采访,让瓦尔斯塔姆在屏幕前“有机会谈论女性话题的发展”。然而,备忘录的大部分内容仍然集中在瓦尔斯塔姆如何反驳那些曾经站起来并将继续站起来指控他性侵犯的妇女,以及如何损害她们的信誉。演员兼活动家罗斯·麦高恩也是一名重要成员。2016年,她在推特上指责瓦尔斯塔姆强奸了她。布鲁姆的备忘录建议把这些故事的趋势变成一个不可靠的叙述者的胡言乱语。表面上,持相同观点的媒体也发挥了作用。

这份备忘录将在乔迪凯特和梅根·图伊的新书中全文转载尽管我们已经开始探索什么样的系统一直在保护瓦尔斯塔姆,并知道它正在下降,但这份文件仍然令人震惊。布鲁姆在媒体上的形象是“民权律师”。她曾在伯卡斯案、比尔·奥雷利案、杰弗里·爱泼斯坦案和唐纳德·特朗普案中代表原告,有时她自己也被视为这些故事中的英雄。但是在《她说》中,布鲁姆成了这个系统的化身,混淆了善与恶。2017年,瓦尔斯塔姆案曝光后,布鲁姆站在被告一边。她形容瓦尔斯塔姆是“一只学习新方法的老恐龙”:笨拙、过时,或许有点可怜,但他绝对不是掠食者。坎特和图伊的报告显示瓦尔斯塔姆每小时付给布鲁姆895美元。

调查性报道是司法的最终手段:告密者通常会发短信或打电话,他们尝试过的许多其他方法被证明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们的冤情能够被公开审判。“她说”不仅是调查性报道的产物,也是对调查性报道的探索。这既是胜利,也是警告。性骚扰和虐待幸存者的正义是什么样的?怎么能在公共场合审判如此亲密的羞辱呢?坎特和图伊的专业回忆录读起来像一部迷人的真实犯罪作品。书中的证据揭示了一个迄今为止大家都熟悉的主题:法律体系应该在保持某些盲点的同时保持平衡。在这样的机制下,有一天案件可能会曝光,但现实往往无法得到它想要的东西。坎特和图伊(以及他们身后的编辑、律师和事实检查员组成的庞大团队)不仅揭露了瓦尔斯塔姆一案,还揭露了长期以来庇护他的制度,这往往是以牺牲其他许多人为代价的。

布鲁姆在2016年的备忘录中写道:“我准备好帮助你对抗这个世界上的女性,因为我代表了她们中的许多人。”

一般来说,在美国司法系统中,律师必须同时扮演普通员工和品牌大使的角色。《她说》中的几位律师没有将两者都考虑进去。除了布鲁姆之外,布鲁姆的母亲、律师斗士格洛丽亚·艾尔里德(Gloria allred)也表示:“虽然律师的名声主要是基于为女性受害者发声,但她的工作和收入的一部分是举行秘密谈判,让受害者保持沉默,并彻底消除性骚扰和性侵犯的指控。律师兼政治家兰尼·戴维斯(Lanny Davis)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也这样说:“我们暂时可以这么说。即使只是作为参考,即使在确认和解协议时,我也需要找出我能达到的法律底线。“大卫·博伊斯以捍卫同性伴侣的婚姻权利而闻名。他一再想推迟《纽约时报》的调查。博伊斯告诉康托和图伊,他不知道瓦尔斯塔姆过去最糟糕的把戏,包括利用间谍收集记者和原告的信息,并在此基础上研究对手。然而,博伊斯最终告诉他们,“我用自己的方式为他辩护,我没有遗憾。"

琳达·费尔德斯坦(当时著名的“中央公园五号”一案的检察官)也出现在《她说》(She said)中:瓦尔斯塔姆在报告首次发表前亲自拜访了《纽约时报》,琳达·费尔德斯坦、布鲁姆和埃尔坎·阿布拉莫维奇的律师陪同他去了趟——最后绝望的举动似乎是强迫记者不要发表这篇文章。

根据这本书,运行良好的瓦尔斯塔姆保护机制不久就开始出现问题。坎特和图伊描述了他们所面临的“波将金”装甲保护系统,而另一方正以越来越大的紧迫性接近他们:瓦尔斯塔姆的辩护律师,包括他自己,轮流对他们大喊大叫,说服他们,恳求他们,甚至威胁要起诉《纽约时报》诽谤。瓦尔斯塔姆的团队一直否认这一点,直到无法再否认为止。10月5日,《纽约时报》按下了“发布”按钮。布鲁姆当天又给瓦尔斯塔姆公司的董事会发了一份备忘录,上面写道:“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纽约时报》发表的大多数文章都是伪造和诽谤的,这严重违反了新闻道德……”

用布鲁姆做替罪羊当然很容易。例如,麦高恩认为布鲁姆应该被取消律师资格。但是这位律师和她的前客户瓦尔斯塔姆象征着一个更深刻的问题。布鲁姆在《她说》中详细描述了这一点。她利用了法律体系中的漏洞。当前的体制太容易偏袒权势人物的利益。她现在告诉坎特和图伊,她后悔为瓦尔斯塔姆辩护。她说她和其他许多人一样,被瓦尔斯塔姆的方法欺骗了。布鲁姆在一封邮件中告诉记者:“我太天真了。”这封电子邮件也包含在书中。9月8日下午,她在推特上发布了另一条悔意:“对那些没有看到我2017年道歉的人,尤其是女性:我很抱歉。”

早在坎特和图伊揭露瓦尔斯塔姆之前,反性骚扰运动就一直密切关注正义和分配不均的问题。2006年,塔拉娜·伯克(Tarana Burke)发起了一场反性骚扰运动,让低收入有色人种女性在遇到困难时有地方可找。换句话说,该运动所服务的群体是那些由于某些特定原因不再信任美国司法系统的人。今天的反性骚扰运动还表明,“我们最初的愿景是为性暴力幸存者提供资源,并建立律师社区,这对幸存者来说是一项非常紧迫的资源。这些幸存者将站在解决问题的前列,防止性暴力在他们的社区再次发生。”

尽管反性骚扰运动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标签和群众运动,但它仍然让人们怀疑“正义”能给幸存者带来什么。毕竟,美托也是在同一个系统下运作的:在同一个系统下,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反复性侵年轻女孩,最终只受到象征性的惩罚。在同一系统下,斯坦福学生布洛克特纳性侵犯昏迷的香奈儿·米勒,并被判处三个月监禁。在同一制度下,2015年对Varnstam的逮捕和起诉未获批准,但当时的证据已经足够。在同样的体系下,我们仍然在寻找新的方法来确认有权势的人应该是故事中的英雄,而不是坏人。去年,比尔卡斯·比比被判对安德里亚·康斯坦德实施性侵犯。当时,50多名妇女站出来指控他性侵犯,而此前的一次审判没有做出判决。女人们都对判决感到高兴,但她们也感到震惊。

因此,“她说”是一个胜利。它显示了调查性报道的力量,可以让世界走出盲目的自满。同时,这本书也有一个开放的思想。正如许多批评家指出的,这本书就像是“总统小组”的性别转换版。在他早年,这部电影带来了一线满足感——尼克松辞职了,整部电影结束了。“她说”的故事并不那么简洁,相反,它也能给读者带来一些创造性的挑战。仍然有机会。目前,审判仍在进行中,一切尚未最终确定。记者有责任提供证据,其他人将决定什么是正义。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澳客彩票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购买 湖北快3投注